当前所在:首页 > 网友心声

斯里兰卡7只大象惨遭毒杀 冲突待解

时间:2019-12-23 19:09:00 来源:国际环保在线 作者:佚名 浏览量:0

  斯里兰卡保育单位针对象群毒杀事件展开调查,大象栖地流失造成的人象冲突一直是该国的难题,近年人象的死亡数量更皆不断攀升。过往大象死亡案件的调查从未能将嫌犯绳之以法,保育人士担忧,最近的调查也会落入同样的结果,保育人士认为,须从社区架设电围栏、增加野生保育单位的人力、保护大象栖地等方式下手,才能从根本解决人象冲突问题。

  49140571998_f4084242da_b.jpg

  一只大象在斯里兰卡南部遭到电击。图片来源:保育与研究中心(Centre for Conservation Research)提供Mongabay使用。

  斯里兰卡阿努拉德普勒区(Anuradhapura)中北部在今年9月发生了7只大象暴毙事件,9月27日先在哈巴拉纳市(Habarana)附近发现其中4只大象的尸体,隔天又发现另外3只象尸。7只死亡个体中有6只为母象,迹象显示全数死于毒害。

  斯里兰卡野生动物保育局(Department of Wildlife Conservation)秘书长索里亚班达拉(M.G.C. Sooriyabandara)表示:“我们有发现化学毒物的迹象,但无法确定是否为故意毒杀,目前仍在鉴定中。”

  野生动物与旅游部部长阿玛拉彤嘉(John Amaratunga)指派项目小组调查,但尚未公布调查结果。一般相信这可能是农夫因作物被破坏而对大象所做的报复行为。如果属实,包含这起案件近期在斯里兰卡已有10只大象遭到毒杀。

  斯里兰卡象是亚洲象的亚种,尽管岛上的族群量不到6000只,栖地流失和人类生活区的扩张已激化人象之间的冲突。

  49141264037_c14acfd64b_o.jpg

  大象在村庄和田间游荡,带来了破坏,甚至造成人类死亡。图片来源:保育与研究中心(Centre for Conservation Research)提供Mongabay使用。

  光是2018年,斯里兰卡就有319只大象和将近一百人于冲突事件中丧命。其中64起和诱饵***(hakka patas,一种藏在草粮中的***)有关,另外有53只大象死于枪杀。野生动物保育局秘书长索里亚班达拉表示,近4年至少有21起大象毒杀案件,但至今仍未能找出任何嫌犯。

  斯里兰卡保育与研究中心主任费南多(Prithiviraj Fernando)指出:“已有多起案件被高度怀疑为毒杀,但几乎都未能被证实。大象的死亡数仍在持续上升,去年首次超过300只,照这样的趋势来看,今年应该也会超过这个数字。”

  人象共享44%国土面积 找出长期解方是关键

  大象是斯里兰卡最具代表性的动物,更是当地文化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岛上土地有限:树木被砍伐、森林在消失、河流被改道进村庄灌溉。大象的栖地正在缩减,如何让人象和平共存,已经是刻不容缓的重要课题。

  斯里兰卡政府试图将象群的活动范围限制在保留区内,但是佛南多认为这个方法已经失败。他指出,被异地野放的象群很少会乖乖待在新的栖地;此外,野放过程中使用的驱赶装置很容易激怒象群,反而增加人象冲突的发生机率。“超过七成大象生活在保护区外,与人类活动的区域高度重叠,这些区域正是冲突发生之处。身在其中的人们,自然会想要靠自己做些什么来处理问题。”

  49141065506_88b8cd0669_o.jpg

  斯里兰卡南部坦加拉镇(Tangalle)附近的道路,是象群和人类共享的空间之一。照片来源:Sofia C.C. Valladares/Pixabay免费图库。

  保育人士表示,斯里兰卡大约有44%国土面积是人象重叠的生活区域,因此,必须找出长期有效的解决方式,停止两败俱伤。

  过去已经尝试了许多做法,包括建置生物围栏、栽种带刺的作物、设置自然保留区和使用“象雷”(elephant thunders,一种大型鞭炮)。佛南多认为只有一个方法有用,“目前唯一的冲突管理措施是在人类活动区域周围安装通电围栏,这个做法已经证实是有效的。”

  但是,即使扩大围栏的范围,只要人类继续拓展居住圈和农地,侵占大象的栖地,人象冲突就不可能停止。大象为了觅食和寻找水源,只能冒险入侵村庄,而居民除了采取报复行动之外别无他法。

  死亡数字不断攀升,然而当局缺乏有效资源保护象群。环境保护法专家谷纳瓦德纳(Jagath Gunawardena)指出:“野生动物保育局仅有不到一千名人力,且分处多个不同部门,无法有效执行工作。”

  谷纳瓦德纳认为,问题症结不在于缺乏法律吓阻,而是执法能量不足。他指出,斯里兰卡的动植物保护条例已有数条规定为大象提供最高层级的保护,“任何杀害或伤害大象的人,都需面对牢狱或几十万卢比的罚款。我认为现存法规已绰绰有余,不需要再为大象制定额外的法律保障。”

  他解释,要求加重罚则可能只会模糊焦点——只要没有人被定罪,再高的罚款或监禁都没有太大作用。

  谷纳瓦德纳说:“这些都是刑事案件,需要有明确证据才能定罪。但在实际经验中,除非获得有力的间接证据,否则很难靠毒药或诱饵***追踪到嫌疑犯。”

  49140571958_5090d2951f_o.jpg

  因为森林消失,大象被迫在人类主导的区域里求生。照片来源:Celles//Pixabay免费图库。

  天启野生动物基金会(Serendipity Wildlife Foundation)营运总监佩雷拉(Ravi Perera)是野生动物犯罪现场的资深调查员。他表示,在哈巴拉纳市发生的7只大象死亡案件,正好说明了调查这类案件有多困难。

  “很不幸的,就算鉴别出杀死大象的毒物种类,我们也无法以此追查到嫌犯,只能仰赖情报搜证来锁定特定区域。”

  佩雷拉解释:“我们基金会曾在肯亚处理过多起类似的野生动物死亡案件,案件手法包括将容易取得的杀虫剂注入水果或动物尸体,借此来诱杀野生动物。这种做法既不张扬成本又低,而且很难追溯。如果幸运有人举报、或嫌犯身边的人泄漏重要情报,才有可能揪出嫌犯。”

  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因为哈巴拉纳的7只大象之死被判刑,就连死亡原因都尙未证实。专家指出,这并非寻常的毒杀案件。

  斯里兰卡保育与研究中心主任费南多说明,嫌犯以母象为攻击目标,此举令人匪夷所思,因为侵入农场的多为成年公象,“即便嫌犯专挑母象下手,但母象身边通常有幼象跟随,为何至今只发现母象的尸体,却没有一头幼象遇害?”

  佩雷拉也提出类似观点:“如果死因是毒杀,那么只有母象死亡、幼象却活了下来,令人不解。”

  这起案件让斯里兰卡人象冲突的伤亡数字持续攀升,保育人士和政策制定者仍努力尝试各种解决办法。目前看来,在社区装设通电围栏、增加野生动物局的工作人力、以及保护现存的大象栖地,是保育斯里兰卡大象,并让人象和平共存最好的办法。

  (编辑:Frank)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关注环保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北京金政互联资讯中心主办--环保舆情监测中心百网站群成员站——政府网络举报投诉平台——政务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关注环保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9 gzhbx.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39793号-114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349号

联系邮箱:hbzixun@tom.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中直国家机关院25号院2号楼

联系电话:010-56020598 010-57028685 15301049667 监督电话:18511526897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7028685